文苑
方磊:文学让我以慈悲的内心坦然面对世界

文学给我最大的启示和感受是在你认清整个世界和人的关系后,仍然可以以慈悲的内心去坦然面对这个世界,这是文学给予我内心的力量,而且这种力量永远存在、强大、无敌。

胡跃华:如果可以选择,我仍想当记者

这本书可以说是我前半生的一个总结,记者生涯是我最难忘的,有这十年的人生,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。当然,我一路走来,波波折折,经历的坎坷不少,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我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和支持。

石楠:为苦难者立传,我手写我心

“她的经历感动了我,不写我就觉得日夜不安。我写她并不是为了发表出版,我觉得潘玉良在替我说话,我就是潘玉良,潘玉良就是我,我跟她同呼吸共命运。”

于继勇:用心做,因为作品里有你的名字

十年二十年后再看《紫蓬山》,我希望它能有文献价值,确实能留下一点东西,对我来说这就是很大的价值。这就是我的一点私心和追求。

岳红:文学就是我的宿命

我当时想,儿子吉他学得不错,都被吉他老师叫去教初学者,还获过奖记入档案,怎么着都得弄把好吉他吧。结果他对我说,你永远记住:弹得好不好在吉他手而不在吉他。

滋芜:修身的根本

又如,他告诫我们“懂谦虚”,以《易经》为例说:“六四卦中,卦卦没有一卦全好,也没有一卦全坏,好中有坏,坏中有好。只有一卦比较起来算是六爻皆吉,那就是谦卦。

黄丹丹:枯枝

没有实用价值的枯枝,对我而言,是那么有用。它的存在,不仅起到装饰作用,它的存在,更可承载记忆。一个人的记忆,是生命之河的底滩,没有河滩,河将何去?

孙肖平:大花

从此,大花就再也不进食堂大厅里来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有人发现,大花已在大楼后面山坡上的一棵高高的白杨树下,安静地死去……狗的自尊心,让我感到惊讶。

梁枫:《九章》译事

就在这个独自滞留香港的百无聊赖的夜晚,我翻译了《九章》中的第一首诗:《膝上牡丹花》。《九章》双语版的缘起,回头看去,就是这样稀松平常,但这本书在我个人生涯中的意义,却难以估量。

孙远刚:写作,从故乡开始

被掩埋的不止是村庄家园,还有一些一直在村子上空游荡着的非物质和暗物质。那些晨昏,那些四季,那些风俗,那些气味,那些脚印,那田中父亲的吆牛声,那村口母亲的唤儿声,那小学校廊檐下的下课铃声,都埋于地下,敷上一层黄土,种上麦子。

《灰姑娘》才是撩汉指南,但让孩子看看也无妨

与其坚壁清野,处处设防,不如帮助孩子掌握认识世界感知世界的更好方式,毕竟,他们终究会长大,会与更为广阔的世界碰撞,你无法做他们与世界之间永远的滤网。

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,但出名太早也不好

也许,过早地成功,就像过早地得到财富一样,拥有了更多的自由,却为这自由所累,因为要自己担负起全部的成败得失。

当房东,也是一件有技术含量的事

至此,我觉得房东这个差事,也是需要专业精神的,倒不是说不能有同情心,但真的不可以让同情心变成一个只能开始不能结束的事。

我们的87版《红楼梦》,我们的1987

时代造就人,时代也注定了作品的风格,87版《红楼梦》成为经典,在一定程度上,是因为,那是一个人人都将文学、将艺术作品看得庄重的时代。

我的理想的一天

理想的一天还应该是有所创造的,对于我而言就是写作。最近尝试着凌晨四点半起床,那个时刻最安静,像还没有营业的菜市,最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肉类源源不断地运进来。

白槿湖:写作没有捷径可走

《考拉小姐与桉树先生》是白槿湖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手术后不久创作的,“这本书不只是一部浪漫的爱情小说,更让读者在故事人物的专情、守护和大爱中心灵经受洗礼。”

读红楼一定要趁早

《红楼梦》还让我学会对一切美好事物不能无动于衷。它写花开,也写花落,写聚散沉浮,写这些看似寻常的事物,终将灰飞烟灭。

读懂了孤独,你就读懂了青春原创

霍尔顿的困惑与哀愁具备了跨越时空的普遍性,就像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,虽然如宝似玉天赋异禀,却始终在传统伦理守护者中得不到认同。

不要让电视轻浮的画面替代了她的美

张爱玲有句话犹言在耳,“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特长,最好是做得特别点”。她的做人哲学,其道理看似浅显,却是深刻的。

小莲的莫奈花园

罗尔斯认为,处于这种无知之幕之下,理性的人会希望能够有利于那些最不利处境者,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若是我们幸而优越,照顾不利者不会使我们损失惨重,若是我们身处底层,这种分配可以使我们仍然活下去。

关注我们

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2019最新免费彩金论坛网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2019最新免费彩金论坛网官方微博

2019最新免费彩金论坛网手机版

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手机浏览2019最新免费彩金论坛网